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巴普蒂斯塔戴着耳机用mp3听着音乐放松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21 16:50
李卡多在原地站了一会,反省着自己到底有没有说错话。想来想去,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。
 
    可是既然自己没说错什么,为什么那两个女孩子这么生气、难过?搞不懂。女人真是种复杂的生物,从8岁到80岁都是那么难以理解。
 
    果然还是不谈女朋友比较好。
 
   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,走进房子。保罗大叔和葛莱娜大婶还没回来,他来到自己的房间,打开电脑,打开证券大厅程序,研究了一下纳斯达克的股票。
 
    前世他虽然研究过一阵股票,但也不可能记得那么多股票的所有涨跌过程,只记得一些有代表性的。
 
    当然,如果把自己记得的机会全部利用上,也足够帮他赚不少钱了。然后用炒股和踢球赚来的钱买苹果的股票,再投资几个能获得成千上万倍利润的项目比如facebook等,差不多这辈子就不用再考虑赚钱的事了。
 
    有些重生者心很大,想要改变世界,想要当无冕之王,想要在各个领域呼风唤雨……那自然是需要很多很多的钱,需要精心编织自己的社会关系网络,需要打造一个帝国……
 
    李卡多不是这样,他只想好好地踢球,和罗纳尔多一起踢球,一直踢到踢不动为止。所以他可以过得很简单。
 
    钱嘛,赚个几百亿美元就够了,等退役了再买支足球队,就可以一辈子都和足球过下去了。多简单,多开心。所以还是娶足球做老婆最好。
 
    不过现在离赚几百亿的目标还差很远。他只有两千多雷亚尔,也就相当于几百美元而已。这点钱还不够踏入股市的。
 
    所以得先在一线队出场,拿出优异的表现,给自己争取一个不错的新合同。
 
 第17章 不紧张
 
    我看过马拉多纳、尤西比奥、齐达内和古利特踢球,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人能比得上96年的罗纳尔多,和他一同工作的每一天我都要为他的表现惊讶,他能做出的动作一次次让我感到不可思议。——穆里尼奥
 
    看了会股票,李卡多关掉电脑,想了想,拿出手机给他母亲李梅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没什么特殊的感觉,没有难堪、犹豫,没有尴尬,就是简简单单地问个好,很自然地开口叫“妈”,闲聊了几句,然后说:“对了,妈,我入选了大名单,明天有可能上场比赛。”
 
    李梅对自己儿子的事业还是很关心的,对足球也有一定的了解,这时觉得有点奇怪:“你不是经常主力登场吗?入选大名单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轻描淡写地说:“是一线队。明天我们客场挑战巴拉纳竞技。妈,有空的话就看看直播吧。”
 
    李梅尖叫了一声,兴奋结巴起来:“你你,你进入一线队了?天呐,里卡多,我为你感到骄傲!不行,我要去买票,明天我要去现场看你的比赛!”罗纳尔多成名了好几年,家里现在的条件好了不少,李梅自己经营着一家中餐馆,看球的余钱还是没问题的。
 
    李卡多笑道:“还是算了吧,又不一定能出场。等我踢上主力了你再来看吧。”
 
    “踢上主力?那得多少年以后了啊,你才16岁。”
 
    “谁知道呢,”李卡多道,“或许我能像哥哥一样呢。”
 
    罗纳尔多16岁就在克鲁塞罗踢上了主力。
 
    李梅沉默了。既不想打击儿子的积极性,又明显的不相信。李梅像所有的母亲一样,觉得自己的儿子是天才,是最棒的孩子。但是,罗纳尔多是不世出的天才,是外星人,自己的儿子再如何天才,又怎么可能和罗纳尔多相提并论呢。
 
    “那就先这样了,我挂了,妈你早点休息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李梅欲言又止。前段时间铺天盖地的报道她也看到了,连她一个成年人都承受不住,差点崩溃,她很担心儿子受影响。想问,却又不敢问。还好李卡多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正常。
 
    最终她还是没问出口,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:“你也是,好好休息,别有太大压力。”
 
    挂上电话,李卡多想着要不要给罗纳尔多打个电话,汇报一下自己入选一线队的事。不过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,至少要等自己打入职业首球,汇报才有意义。
 
    对了,罗纳尔多的生日快到了。今天是9月15,再有3天就是罗纳尔多的生日。送他什么礼物呢?
 
    以自己现在的小金库,还承担不起像样的礼物。而且说不定这笔钱还得拿给茱莉娅去做手术。
 
    李卡多思考了一番,干脆翻出自己的一件白汗衫,找了支笔,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下几个字。
 
    将汗衫拿起,自己看了看,挺好。进了球就把球衣脱掉,露出汗衫上的字。
 
    大不了吃张黄牌嘛。话说到底是哪一年开始,脱衣庆祝就要吃牌了?
 
    夜里李卡多睡得很踏实。如果换成别的年轻球员,第一次入选一线队大名单,或许会兴奋得一夜睡不着吧。
 
    不过李卡多有一颗大心脏。而且入选圣保罗一线队的大名单,对他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。
 
    他该吃就吃,该睡就睡,丝毫不受影响。
 
    次日一早来到俱乐部,大家统一出发,乘坐大巴赶往机场,比赛将在今天晚上进行。
 
    按理说球队应该提前一天前往巴拉纳州库里提巴,今天就可以在马里奥.塞尔索.佩特拉格利亚球场做适应性训练。
 
    但是球队包机出了点状况,不得不推迟一天出发。
 
    奥斯瓦尔多对此也很恼火,这样长途奔袭,球队还能有什么状态?可是现实如此,他也无可奈何,只能更加坚定了在客场打防守反击的念头。
 
    在飞机上,李卡多和巴普蒂斯塔坐在一起。巴普蒂斯塔戴着耳机,用mp3听着音乐放松。李卡多则无所事事,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白云,担心着这架老旧喷气式飞机会不会掉下去。
 
    世界上已经不止一次出现由于遭受空难,整支球队全军覆没的事情了,都灵、曼联都遭遇过这样的伤痛。
 
    巴西足坛都有过好几次,比如2016年著名的沙佩科恩斯空难事件,前去参加南美杯决赛的沙佩科恩斯队遭遇空难,全队只有6人幸免,71人遇难。
 
    如果自己乘坐的飞机也遭遇空难,世界足坛岂不是要少一段传奇?李卡多正在发散思维,忽然听到有人叫。
 
    “里卡多!”
 
    李卡多,肯定会考虑在打不开局面的时候,让他作为奇兵出场。
 
    “放心吧boss,我随时做好准备的。”李卡多轻松地说。
 
    奥斯瓦尔多凝视着李卡多的眼睛,确定他的眼睛中的确没有紧张不安,有的只有超乎年龄的平静,以及一点跃跃欲试。
 
    “那就好。如果是平局时换你上场,我会让你踢单前锋,你要做的就是留在前场,给我打反击。如果是比分落后时换你上场,我希望你去踢隐锋,落后雷纳尔多一点,给我把进攻组织起来。就像你在训练中做的那样。”
 
   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boss。交给我吧。”李卡多简洁地回答。
 
    奥斯瓦尔多笑了。他拍了拍李卡多的肩:“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材料做的,你都不会感到紧张的吗?”
 
    “不会啊,想要我紧张,除非是在欧冠决赛的赛场上。”李卡多自信地笑了。
 
    “好好加油,”奥斯瓦尔多没有给他泼冷水,而是认真地说,“如果你保持进步,绝对是有机会出现在欧冠决赛的赛场上的。但是不要好高骛远,从现在起,要认真对待你的每一次训练,每一场比赛。”